首页文学名著《绿化树》章节列表

二十五

    我第一次体会到健康给人的幸福感。我觉得我力大无穷,正如惠特曼歌颂的:啊,膂力强壮的斗士是多么欢乐呀!

    他神采奕奕地兀立在竞技场上,精力充沛,渴望着和他的对手相见。

    而在竞技场上,我至少和这里的高阶层劳动者、令人畏惧的巨人斗了个平手——“两顶啦”!于是,我感到一种旺盛的活力,一种男性的激情也在我体内暗暗地涌动,我甚至能听得见它像海潮般的音响……第二天,海喜喜仍然一个人既赶车又装车。我还是跟“死狗派儿”车把式。在我们错车的时候,他一眼也不看我,但脸上有股掩饰不住的懊丧。仇恨已经过去,他只是沉浸在自己灰色的情绪里。一个孔武有力、生气勃勃的人,一下子变得像被霜打倒了的芦苇。当然这并不是因为被我一脚踢的,而是内心里受到了更大的打击。

    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种容易被别人的痛苦所感染的脆弱性。是脆弱,不全然是同情。

    同情会使人积极起来,而脆弱只能产生畏惧。看了一本描写瘫子的小说,自己下身会麻木好几天;看了一篇写瞎子的故事,我会害怕失去眼睛。对会降临到自己头上的灾祸的恐惧,多于对瘫子和瞎子的怜悯。这种脆弱性,更可能产生一种邪恶的趋利避害的念头,从根本上消除自我牺牲的精神。所以,现在对海喜喜,我已经没有了同情,而是害怕落到他那样失恋的地步。

    这种邪恶的劣根性,加上对所谓“体力劳动者”的不正确的观念,催着我向一个深渊坠落下去。

    收工时,我从“死狗派儿”的车上跳下来。她在马号前面,手里攥着一把什么东西,向我一扬,又努努嘴。我知道她手里一定是几粒扣子。吃完从伙房打来的稗子面馍馍,我就上她家去了。现在,我们组里八个人,几乎有一半不出工。今天这几个去场部,明天那几个去场部,要么就是去镇南堡看有没有挂号信——取挂号信和寄挂号信,都要来回跑六十里路,可见我们的文化生活了。反正自我们来这个队,就没有看过一张当月的报纸,没有听过一声广播,真像“营业部主任”说的,这里还不如劳改农场哩——他们这样忙忙碌碌,无非是在跑户口,谁都想早点离开这里。这样,对我每天晚上跑出去,他们丝毫不注意。这间铺着干草的“家”,不过是几个人临时栖身的旅店,谁也不去管过路的旅客干什么去。

    今天,我特别兴奋,有几分迷迷糊糊,但又似乎非常明确地感到,今天晚上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我怀着一种来自想象的醉意,既甜蜜,又有几分忧伤。这种醉意使我的意识像暮霭一样在田野上飘散了。

    我进了门。一定是我脸上焕发着特别的光彩,一定是我目光中有奇异的神色,因而,她也用一种异乎寻常的、闪烁着灼热的光的眼神凝视着我。她的睫毛很长,眼睑下又有一圈淡青色,因而她的眼睛就显得特别深邃,瞳仁的闪光就像暗夜中的星星。她还和昨天一样,斜躺在炕上拍尔舍睡觉。她诡谲地一笑,朝土台上努了努嘴。随后,她机械地拍着尔舍,同时用一种痴呆的、固定不变的姿势看着我,仿佛在想什么心思。土台上放着一盆用碗扣着的杂合饭。我盛了一碗慢慢地吃着,借着吃饭来拼命抑制自己,迫使自己冷静下来。这时,只听见她在炕上,边拍着尔舍,边轻声唱道:金山(么)银山(的)山对(哟)山,层层(哟)叠叠的宝山。

    望(么)别人成双(是)我孤单,阿哥(么哟)活下的可怜。

    白崖(么)头上的鸽子(哟)窝,你看是(呀)公鸽嘛母鸽。

    我一晚上想你(是)睡不(呀)着,天上的星星(哈)数着。

    我过去全部教养教给我关于爱情的观念,和我现在沉浸于其中的爱情是那么不同,甚至截然相反。那种爱情是温柔缱绻的,含蓄隽永的,美妙的情趣带有几分伤感的忧郁,就像一朵带露珠的嫩弱的康乃馨。而她歌声里表达的爱情,却是直率的、明朗的、粗犷的,盛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激情。其中的情意有如旷野的风,叫人难以抵挡。

    尔舍在她的歌声中唾着了。她轻手轻脚地爬下炕。抻了抻棉袄,两手在脑后拢了拢头发,向我嫣然一笑。我觉得她脸上第一次出现了娇羞的表情,两颊红扑扑的。她的皮肤较黑,红得就更加浓烈。在她两手顺向脑后的时候,腰肢略向后倾,整个神态在我眼里是被爱情摧残的慵倦。

    “咋?是你脱了呢,还是咋钉?”她笑着问我。

    她手拿着穿好的针线,站在我身边,那南国女儿脸颊上的大红大紫使我心慌意乱。我支吾着说:“哦,哦……还是穿在身上钉吧,我里面没有衣服,没法脱……”

    “你哟!”她吃吃地笑着,把我从土坯凳子上拉起来,“真是遭罪哩。以后得给你缝件汗褡儿……那你就把带子解开吧,还等啥?”她用命令式的语气跟我说话,语调里饱含着妻子般的深切的关心。我非常自然的、毫无惭愧之感地解开腰带,站在她面前。我感到我能把自己交给她是我的幸福,心中充溢着对她的信赖和对她的温情。

    她不用低头,刚好在我颌下一针针地钉着扣子。她的黑发十分浓密,几根没有编进辫子里去的发丝自然地鬈曲着,在黄色的灯光下散射着蓝幽幽的光彩。她的耳朵很纤巧,耳轮分明,外圈和里圈配合得很匀称,像是刻刀雕出的艺术品。我从她微微凸出的额头看到她的眉毛,一根一根地几乎是等距离地排列着,沿着非常优美的弧形弯成一条迷人的曲线。她敞着棉袄领口,我能看到她脖子和肩胛交接的地方。她的脖子颀长,圆滚滚的,没有一条皱褶,像大理石般光洁;脖根和肩胛之间的弯度,让我联想到天鹅……此时,那种强烈的、长期被压抑的情欲再也抑刻不住了,以致使我失去了理性,就和海喜喜把我悬空抡起来的时候一样,于是,我突然地张开两臂把她搂进怀里。我听见她轻轻地呻吟了一声,同时抬起头,用一种迷乱的眼光寻找着我的眼睛。但是我没敢让她看,低下头,把脸深深地埋在她脖子和肩胛的弯曲处。而她也没有挣扎,顺从地依偎着我,呼吸急促而且错乱。但这样不到一分钟,她似乎觉得给我这些爱抚已经够了,陡然果断地挣脱了我的手臂,一只手还像掸灰尘一般在胸前一拂,红着脸,乜斜着惺忪迷离的眼睛看着我,用深情的语气结结巴巴地说:“行了,行了……你别干这个……干这个伤身子骨,你还是好好地念你的书吧!”


同类推荐: 圣墟雪鹰领主大主宰三国重生马孟起玄界之门神话版三国飞剑问道异世界的美食家